Ling Wong & Associates
实事求是 按部就班


辨公室地址

加拿大黄国为移民法律事务所
Ling Wong & Associates
3790 Victoria Park Avenue,
Suite 102
Toronto,Ontario, Canada
M2H 3H7
( 与Gordon Baker Rd. 西北角)
电话:416-800-5000
传真:905-489-2847
网上咨询:点击咨询
电邮联络:
会客时間:星期一至五,早上 11:00 a.m. 至晚上 6:00 p.m,公众假期除外。

订阅

Friday, 16th November 2018
9:37:03pm

2006 - 2010 会董, 董事局副主席

黄先生经过一年多积极参与 CAPIC 会务发展, 对业界贡献被不同族裔的会员认同, 得到他们的支持被提名参选 2006 年 CSIC 的会董并成功第一次当选。 在 2007 年他被提名再度参选也成功连任。2010 年初 CSIC 董事局内部领导层改选, 黄先生被选为董事局的副主席 (Vice Chairman), 直至年中任期届满, 光荣完成使命。

移民顾问协会改选 黄国為任副主席

关于 "Ghost Consultants" 申请专业牌照采取的包容性政策

CSIC 的 “过渡性” 会员有超过 3000 名, 但成功在 2006 年 4 月过渡成为永久会员的不足 600 人。 无法成功考取永久会籍的过渡性会员有两年的时间, 即 2008 年的 4 月, 完成手头上的个案, 之后就失去合法代表人这个权利。 在这两年间, 这一类的过渡性会员 “原则上” 是不容许再接受新个案的, 当然 “实际上” 大家心知肚明是什么一回事。

失去职业资格的过渡性会员,有部分后来积极提升自己的语言能力和专业水平, 最后可以达到 CSIC 永久会员的要求。可是,在这过程中,他们不少是 “明知故犯”,仍然接受新案子,CSIC 应该如何处理这批申请会籍的人呢?此外,另外有一些完全未曝光的非过渡性会员,在没有执业资格下进行商业活动,CSIC 的情报搜集组是知道的。他们最终选择 “从良” 符合 CSIC 会员申请的要求。他们明知故犯的历史 CSIC 应该如何处理呢?

CSIC 所有政策的制定权属董事局整体所有,作为董事局成员,黄先生有权发表他自己的意见,或者支持/反对其他董事局成员的意见。 对于以上的棘手议题, 黄先生认为只要申请人不涉及其他的不当行为,CSIC 应该包容他们,而不是拒人于门外间接或直接制造 “幽灵顾问”。

这个被黄先生大力推动的包容政策被董事局接纳,自此以后,一些自以为没有曝光的 “潜水” 无牌顾问,最终也成功拿下会籍,接受监管。

关于设立 "Specialist" 的提议

安省的律师公会 (Law Society of Upper Canada) 有一个对会员的特别编制,确认他们是某一个法律范畴的专家 Specialist。 这是因为律师根据个人的喜好或选择,专攻某一些法律范畴, 例如移民法或刑事法。当他们处理过若干数目的该范畴的案子,就可以向律师公会申请,成为 Certified Specialist.

律师公会这个编制的出发点不是抬举这些 Certified Specialist,给他们在市场有高人一等的地位,相反,是让消费者很清晰地知道,在他们需要帮助的法律范畴之内,哪一些是专业的律师而已。所以,有了这个编制,如果需要移民法律咨询的消费者,就应该懂得避免找专门做地产或公司法的律师了。

要强调的是,律师公会是根据个案处理的数量去评核,与个案最终成败无关,这个不难理解,最好的律师,遇到条件不好的个案,最后只要能够成功减低客户的损失就是赢了。

有部分会员鼓吹 CSIC 效法安省律师公会的做法,设立类似编制,例如 IAD Specialist, LMO Specialist 等等。。。

黄先生根据以下两个大原因对这个建议未敢认同:

  1. 移民顾问被监管尚在起步阶段,要将这个专业壮大起来,需要不断地吸收不同种族背景和工作背景的新血加入。如果 CSIC 贸贸然依样画葫芦,那么对于在 CSIC 成立之前已经做移民顾问的从业员,将会间接或直接给他们一个市场上的优势,而对于将来加盟的新会员, 是有些不公平。
  2. 律师可以选择专注于某个法律范畴,例如移民法,家庭法,公司法,劳工法等等。。。每一个范畴都是很博大高深的学问,成为 Specialist 尚可理解,但如果是从一个单一的法律范畴,例如移民法,再去分支下去,这个编制的意义就不大了。而律师公会只确认移民法的 Specialist , 没有再分支下去,例如成立 IAD Specialist,LMO Specialist 等等。。。 就已经印证了这个说法,不是吗?

由于大多数的董事局成员对黄先生的看法认同,这个议题最终被搁置。

关于提高申请牌照资格门栏的提议

有一小部分在 CSIC 未成立之前已经从事移民顾问这个行业的人,对于新入行的 CSIC 会员的素质有负面的评价。有人鼓吹,CSIC 会籍的门栏太低,所以提议 CSIC 的会籍最初的若干时间是应该属于暂时性的。有人甚至鼓吹提高申请人的语文能力要求,例如写作能力,因为这一小撮人宣称曾经亲身见过,一些会员的英文陈述很糟糕。

黄先生的观点是, 大家要客观从多方面看,这个议题的第一个考虑点是个人能力,第二个考虑点是责任心,两者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的。如果单单从能力方面下笔,只不过是令有心入行的人难上加难而已!

在这个行业要继续壮大的大前提下,黄先生认为提高会员入会的资格不是当务之急,这个议题当然也被搁置下来。

关于会费的考虑

CSIC 是联邦移民部授权之下成立的自我监管机构,移民部的财政支援只是区区的 70 万补助,及 50 万的免息贷款, 除此之外,CSIC 要自己解决他们的资金的来源,来支持日常运作及推广会务。再者,因为 CSIC 是一个监管机构,业务的本质不适宜加入商业元素, 所以从赞助商收取赞助费作为补贴也难成为考虑点。

可以说,一开始 CSIC 就处于一个两难的局面,从零开始建立所有机制少不免要投放大量的资源,但同时政府的财政支援却是杯水车薪。 既然大局已定,经费是一定要由会员平均分担,CSIC 的选择,要么放胆去做应该做的事情,这意味着大家需要承担多一些会费,要么就根据会员对于付多少会费的意愿,量入为出,这意味着在捉襟见肘的情况下, CSIC 要承担监管者的责任,会是力不从心。

CSIC 的使命是去保护消费者的权益,所以 CSIC 责无旁贷要采取积极及进取的态度,最后的结果,是作为开荒牛的早一批会员,会付出多一些去扶持这个行业的成长,这是大势和时势所需。假以时日,当建制完成及会员人数上升,会员要负担的费用很明显就会降低。这只是常识而已。

关于 CSIC 对会员的各种要求

CSIC 的使命(Mandate)是保障消费者的权益,去行使这个使命它首先要拟定会员的申请资格,监管他们的商业运作,再进一步确保他们不断地维持专业的水平。

对公众及消费者来说,这个是好事,但是,对于一向不受监管的从业员来说,就当然不爽了!他们的不爽不等于他们的商业活动有涉及违规的嫌疑,只不过是出于人性的本质反应,就好像在成长中的青少年,不希望父母太啰嗦的心态一样。

十分明显,公众的利益很多时候是与会员的利益是相冲的,能够做到左右逢源,是说易行难,既然 CSIC 的使命是保障消费者,它的取态必然就是站在消费者这方面了。在 CSIC 成立之前,从业员也可以参加行业的联谊会,例如 CAPIC … 而这些联谊会的使命是替会员争取权益的。不少 CSIC 的会员,也是联谊会的会员,因为团体的使命不同, 在他们来说,CSIC 是找他们的麻烦,而联谊会就是他们的工会。

CSIC 作为监管机构,如果没有公众的认同,它就没有了存在的价值,而取得公众的认同,就一定要在提高会员的素质及监管他们的商业行为着手。由此可见,CSIC 越是努力去争取民心,避免不了越是对会员制造不方便,那么怎样取舍呢?

很明显,CSIC 决定站在消费者这一方面,在一部分会员怨声载道之下默默耕耘,肩负这个艰辛的任务。

2007 CSIC 北京之旅

有鉴于加拿大在 2003 年成立 CSIC 去规范移民顾问从业员的商业活动,在中国的有牌中介公司开始酝酿效法,他们的第一步是以自愿性的原则下,希望会员正视保障消费者利益。

2007 年夏天,北京因私出入境中介机构协会 (www.bjzi.org.cn) 邀请 CSIC 派代表出席他们在北京香山饭店的年会,与参加这个会议的会员及其雇员,分享 CSIC 在加拿大监管移民顾问行业的经验,包括初期遇到的阻力及早期建制遇到的困难等等。。。。

CSIC 接受他们的邀请,在董事局派出两个成员出席,而黄先生就是其中的一位。出席这个年会的除了北京的所有大规模的中介以外,在其他省份的中介也有参与,可以说这是中国全国的盛事。除此以外,公安部门的高层及若干驻北京的外国领事也出席作为嘉宾。

黄先生同时在那段时间有自己的业务需要去中国,所以黄先生代表 CSIC 参与这个活动,他坚持是以自费的形式,从而减低 CSIC 的财政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