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g Wong & Associates
实事求是 按部就班


辨公室地址

加拿大黄国为移民法律事务所
Ling Wong & Associates
3790 Victoria Park Avenue,
Suite 102
Toronto,Ontario, Canada
M2H 3H7
( 与Gordon Baker Rd. 西北角)
电话:416-800-5000
传真:905-489-2847
网上咨询:点击咨询
电邮联络:
会客时間:星期一至五,早上 11:00 a.m. 至晚上 6:00 p.m,公众假期除外。

订阅

Thursday, 15th November 2018
10:10:59pm

1. 担保人或申请人其中一方尚未离婚,可以申请团聚吗?

当两人感情破裂至不可以弥补的时候,离婚是一个了结,让两人可以从新发展新一段的感情关系。但很多时候,离婚可以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例如双方争执不下,在财产分配或者在子女的抚养权等等纠缠,这个争执可以拖至数年那么长。移民法律有见及此,在合理的情况下就算其中一方,甚至双方尚未完成离婚手续,也可以接受团聚移民申请。

正常情况下,两人要分居一年之后才可以向法庭申请离婚。这个法律的原意,是希望用这一年作为冷静期,给两人回心转意的机会,不至于弄至家庭破碎。移民法律沿用这个精神,只要其中一方是与配偶很清晰地分居不少于一年,之后再和另外一个同居伴侣建立不少于一年的关系,在还未完成离婚手续之前,一样也可以申请图团聚。

用一个数学的程式来演绎:

递表申请时间  =  不少于一年分居 +  不少于一年的同居关系 + 一天

以上的逻辑同时适用于担保人和申请人,换句话来说,两个人都没有完成离婚手续,只要符合以上数学程式,一样可以申请。补充一句,这类个案只可以用同居关系申请,因为法律上不容许任何人在没完成正式离婚之后再注册结婚。

以上的资料是给大家很初步的认识,如果涉及到真实个案,没有专业人士替你护航你很容易出乱子。


2. 担保人无收入怎么办?

原则上配偶团聚申请中,担保人是不需要符合最低收入要求的。但这并不是绝对的,如果担保人真的没有收入,又没有其他补救,移民官有权刁难申请人,引用经济背景不足为拒签的理由,英文是申请人 “Financially inadmissible”。

相对来说,香港就是一个比较严格的海外办事处。  所以如果在加拿大的担保人没有收入的话,  就要事先小心部署,不要给移民官机会刁难申请人,以至申请被拒。


3. 担保人有犯罪记录可以担保配偶移民吗?

原则上只要担保人涉及的罪案不是与暴力或者性侵犯有关的话,移民法是准许他/她申请配偶来加拿大团聚的。这个法律精神不难理解,如果担保人是有以上的前科,对于被担保配偶的人身安全有一定的风险了!

4. 如果担保人是学生没有工作,没有收入,还在拿 OSAP 可否担保配偶呢?

简单的理解是,如果担保人正在接受政府的救济,他/她就不符合做担保人的资格,这一类的政府救济,通常是联邦政府发给的。

OSAP 的性质不是一种救济,相反是省政府在人力资源培养的投资,OSAP 大致上包括两个部分,一个是学费补助 (Grant),是不需要偿还的,另外一个是免息贷款 (Loan),最终是需要偿还的。很明显,  正在拿 OSAP 的全职学生,一样可以成为担保人。


5. 结婚比同居有多些把握获批吗?

首先,移民法视结婚和同居为对等的,换句话说,法律上没有所谓哪一方面比较有优势或者劣势。与同居关系相比,结婚只是多了一张 “合约”,两方面共通点就是双方有一个真挚的感情,  悲喜生死荣辱与共。

真实的关系无需一纸婚书,也可以有其他很多证据去支持。相反,关系要是虚假的,一纸婚书也不是救命符。

在两个人的关系是真实的大前提之下,有些情况是以同居身份关系申请比较简单。举例说,父母是否允许或者支持这段关系 相对来说不是那么重要,但是如果双方被环境所逼要异地分隔,先结婚才短暂离开,案子处理就会比较顺利一些。

就算你们两人已经建立了同居关系,有结婚的念头,建议你寻找专业人士评估你的形势,去决定是否应该先结婚后申请。

6. 何谓同居一年,即英文的 "Living continuously for one year?"

移民法对同居关系的定义,是要要求两人一起持续地生活不少于一年。但有些个别情况两人不得不短暂分开,例如就业或者上学,甚至乎其中一方被驱逐离境,那又怎么处理呢?是否短暂分离就必然性的,不再符合同居的定义呢?

另外,两人是否需要住在同一个地点去符合移民部对 “同居” 的定义呢? 

最后,怎么算同居的一年起点呢?

如果你们的同居关系证据不是那么充足,甚至带有其他复杂性,你大概应该虚心接受专业人士的辅导,避免走歪路,因小失大。

7. 申请人有犯罪记录可以申请配偶移民吗?

不论任何一类的移民申请,申请人最终都要经过体检和安检,而犯罪有分严重性和非严重性。  如果申请人有犯罪记录的话,最好谋而后动,事前就征求专业意见评估其严重性,之后才决定是否适合递表申请。

如果海外的申请人能够满足其他所有要求,只因为有犯罪记录而个案被拒,可以提出人道理由上诉。人道理由的意思是博取裁判官的同情,给你额外施恩。当然这一类的上诉你需要一个经验丰富的法律代表人,引经据典为你护航。

8. 境内还是海外申请比较好呢?

归根结底,案件的成败是取决于两人关系的真实性。至于决定境内或是境外申请,除了申请人身处何方之外,也有其他策略性的考虑点。

如果申请人在加拿大,他/她有权逗留不少于一年,他/她就有权选择把案子给自己的原居地或境内处理。如果申请人符合递境内的条件,递了申请以后,他/她不一定要留在加拿大等结果,倘若他/她选择回中国,唯一的顾虑就是万一被要求面试,申请人能否出席?

如果申请人身份已经黑了下来的话,递交海外申请是自找麻烦,因为他/她会暴露了逾期居留的黑身份,等 CBSA 上门拿人。

那么,这是否等于黑下来的人就一定要在本地申请呢? 这个问题没有一个简单的是或不是的答案,是要根据担保人及申请人两者的背景,再加上两人的家庭及事业计划来考虑。其实在哪里递表只不过是技术性的问题。归根结底,两人在个案审批时间内,过正常的夫妻生活,实践大家的家庭计划。

所以,我们的处理手法就是将多方面因素及考虑点结合起来评估,最后给客户建议一个最妥善的方案,也就是找到最好的平衡点。

9. 本地申请的优/劣势是哪一些?

优势是,两人在申请过程中不需要分开,可享受天淪之乐。如果申请人是有合法的工作/学生身份,就可以继续上班/上学,一切生活如常。

劣势是,审批时间颇长,假如材料处理得不好,第二阶段的审批将会转到 Local Office 去排期面试,这样时间的延误随时可以一年或更长。再者,万一申请被拒,担保人只可以去联邦法院谋求司法复核,但这是一个费用高昂和胜算很低的程序。

由于移民部严厉打击虚假的案件,本地的申请个案,担保人和申请人要有心理准备,CBSA 随时进行突击的家访,但如果两个人的关系真实的话,就不需要担心,否则的话,就不言而喻了。


10. 我的合法身份很快到期了,朋友说在本地申请的话,就算没有身份一样可以受理,所以不用那么麻烦去申请续期,黄先生的看法又如何呢?

大约在 2005 年左右,移民部施行一个德政,容许没有身份的人留在加拿大等待配偶团聚申请结案。这个德政的背后意义是根据移民法例第 25 条,从人道和同情的考虑因素之下而产生的。德政的目的是不要拆散鸳鸯,发挥法律上的补救作用。

可是不少人对这个德政有误解,以为反正不需要有身份,案件一样受理,那么何苦要续签呢? 他们的出发点完全是为了方便自己,但完全没有尊重德政这个补救的原意。

那么如果身份过了期,有什么坏处呢? 当然移民部会处理你的移民申请个案,但是如果你在无论任何原因或情况下碰上警察或者 CBSA 调查员,你的 “黑身份” 就会被暴露,眼前亏就吃定了。轻则要求你去 6900 Airport Road 安排定时报到,重则当场拿下拘禁。当然如果你真的被拘禁的话,担保你出来也不是一件太麻烦的事情。

所以黄先生诚心提醒在本地申请个案的人,无论如何要保留在加拿大的合法身份,而黄先生也曾听说过申请人转 Visitor 被拒,只可以感叹申请人大概犯下了一些很初级的错误,例如资料不足。因为这一类的 Visitor 申请,是建基于一个本地的结婚团聚移民个案,申请人对移民法律的尊重已经充分表现出来了,移民官没有理由主动将一个有身份的人变成 “黑户”,当然资料不足例外,因为想批都批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