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g Wong & Associates
实事求是 按部就班


辨公室地址

加拿大黄国为移民法律事务所
Ling Wong & Associates
3790 Victoria Park Avenue,
Suite 102
Toronto,Ontario, Canada
M2H 3H7
( 与Gordon Baker Rd. 西北角)
电话:416-800-5000
传真:905-489-2847
网上咨询:点击咨询
电邮联络:
会客时間:星期一至五,早上 11:00 a.m. 至晚上 6:00 p.m,公众假期除外。

订阅

Tuesday, 22nd May 2018
9:09:49pm

11. 我已经黑下来很久了,护照很快就过期,应该选择本地或海外申请呢? 要注意的是什么呢?

无论你当初的是工签,学签还是旅游签证的身份,你已经黑下来很久是改变不了的历史,而你黑下来后的这段长时间不去上学,反而去做黑工,在情在理移民官应该心里有数了,如果移民官接受你们关系的真实性,他犯不着去追究你过往打黑工的小小瑕疵。换句话来说,你没有必要庸人自扰。

你的中国护照仍然有效,意味着你随时可以买机票回中国,所以你可以选择境内申请或者海外申请。

因为你在加拿大的身份已经过期,除非你有 "关系”,中国领事馆一般不会替你续新护照,但这是小问题而已。当你拿到 AIP 的 OWP,你就可以堂而皇之去中国领事馆换新的护照。

在此黄先生只可以提出以上一系列申请人要考虑的因素,最后应该如何做,就因人而异了,不可以一概而论。西方有一句谚语,意思是说,用于病人甲的良药,如果盲目用于病人乙,就可能成为催命符。


12。 递交本地申请之后,申请人是否一定要留在加拿大等待结果?

移民部建议申请人留在加拿大等审批结果,因为持有中国护照的申请人需要有效的 TRV 才可以入境,如果万一申请人离境之后拿不了 TRV 回来,又怎么可以亲身拿移民签证。但这个建议只是善意的忠告,如果申请人有特殊原因非回国不可,例如奔丧,那么在确认收到加拿大这边的 AIP 的通知信之后,仍是可以拿到 TRV 回来出席 Landing Interview 的。

 A 8 的原意完全不是鼓励在本地申请的人,在等待期间任意离开加拿大。 A 8 真正要传达的意思是如果申请人有需要,完全没有必要把移民部的 “建议” 变成枷锁,耽误了在国内的重要事情。 至于申请人离境之后有没有可能被移民官 “刁难”,很难一概而论,只可以说,只要合情合理,申请人完全不需要害怕。 再打个比喻,如果申请人是和担保人一起回国的话,就更加不需要担心了。


13. 海外申请的优/劣势是哪一些?

优势是审批时间短,CPC-M 的审批需时约30-40 天,然后档案被转介申请人指定的海外签证处,例如北京或香港。

http://www.cic.gc.ca/english/information/times/perm/fc-spouses.asp#asia

 众所周知,香港处理这一类的案子是最严厉的,如果申请人在加拿大有合法的身份,而户口在中国南部四省的话,就应该避之则吉,但又怎么可以避呢?

万一申请被拒,担保人可以去 IAD 提出上诉,因为等待开庭的时间随时接近一年,可以收集新的材料,为上庭做准备。


14. 2010 年 9 月 30 日实施的新政策,可否解释一二?

很多人为了达到移民加拿大的目的,在自身不够条件申请其他类别 ( 例如 FSW/CEC )移民的条件下,转而考虑以结婚这个途径,由配偶担保移民加拿大,这是一个不争的现象和事实,当然不少的个案很明显是 "做假" 的。对于移民部来说做假的意思不是用假的结婚证去申请移民,而是两人关系的真实性,换句话说假的意思是指两人有夫妻之名,而无夫妻之实。

当移民部拒绝了一个他们认为申请人的夫妻关系是有名无实的案件,担保人有去 IAD 上诉的权利,IAD 的统计数字可以证明半数以上这一类的上诉是成功的,即是说最初在北京/香港输了的案件,最后可以在加拿大 IAD 赢回。再者,因为由最初北京/香港的拒签到排期上诉的等待时间超过一年,如果在这一段 "黄金时间" 内夫妇双方越是 "互相配合" 上诉成功的机会就将会愈大。

我暂且不谈那些输了然后上诉又赢的案件的 "关系的真实性",只是想指出移民条例是欠缺有效打击做假的案件。再者,移民部和难民局属下的 IAD 是两个不同的部门,更加可以说 IAD 的角色是为了平衡移民官拥有的初步生杀大权。 这两大元素加起来大家应该可以看得出,加拿大的诚信制度,加上任何事都讲求公平,最终避免不了被滥用,即是假案件过关的大有人在。

由以上可以见到,如果移民部要打击假结婚就避免不了要做个大的手术,这个就是 2010 年 9 月 30 日实施所谓新政策的目的。在这个新政策之下结婚类移民的申请人要满足移民官两个最基本的要求:

第一关:夫妻的关系是真实的,AND
第二关:两人结合的主要动机不单单是因为申请人需要移民加拿大

那么,新政策下的未审结的案件,以及正在 IAD 上诉等待中的案件应该怎么处理呢? 既然 "米已成炊",就只可以见一步走一步,见招拆招了。  我们在本篇文章的分析是前瞻性的,是为了还没有递交申请的案件作一个前奏式的提示。


15. 新政策实施后,这类申请要注意的是什么?

大家的第一感觉是 "我结婚就是想带我老婆过来,如果根据新政策我岂不是不能申请她过来!?"

我们大胆的给大家一个 "定心丸" 只要你们能符合 Q10 提及的第一关的要求,满足第二关的要求是 "思想" 与 "策略" 上的调整而已。再者,因为审批这一类型案件的移民官是加拿大人,这个调整理所当然是需要以加拿大思维为基础的,在这方面加拿大的中介很明显比国内的中介占了优势。

在这个新政策之下,我们觉得最关键的考虑点是由夫妻双方从认识到结合这段时间的长短,换句话说,"霎时冲动" 的关系虽然满足到第一关但是要过第二关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相对的,"青梅竹马" 的关系又怎么会不批呢?

那么由现在开始,打算通过这一类项目申请移民要注意什么呢? 在关系是真实的大前提之下,我们给大家三个锦囊:

第一个锦囊是 "不能着急" - 以上已经说过 "霎时冲动" 的感情是属于高危一族,如果你已经结婚了,但还没有递交申请,在这个新政策之下,你大概应该考虑在递交申请前,如何将 "霎时冲动" 转为 "青梅竹马"!  这不单单是时间的考虑,还包括材料的组织。

第二个锦囊是 "谋而后动" - 如果你还没有结婚,你要重新部署,使你们的关系成为 "青梅竹马" 而非 "霎时冲动"。

第三个锦囊是 "将心比己" - 切忌一厢情愿,低估了移民官的智慧,换句话说,如果你不明白移民官的思维,再加上不尊重他的智慧,这个眼前亏你是吃定了的。

如果申请人能够领略到这三个锦囊的含义,就可以 "趋吉避凶",你们的关系就是 "青梅竹马" 而不是 "霎时冲动"了。


16. 新政策已经施行几个月了,黄先生可否分享你的初步心得?

大家大概已经知道北京处理这一类的案子速度是最快的,这一点黄先生也赞同。

新政策实施了数个月,有理由和迹象显示北京的官员,在审理这一类申请的态度开始转变,也就是已经较为严谨。 当然这是相对而言的。 要声明一点,黄先生的心得不是建基于单一例子的有感而发,而是经过不少案例的总结,包括自己处理和接手他人的案件。

如果申请人是有在加拿大申请难民但被拒的前科,就算关系有多真实,要面试的机会在新政策之下大大提高了,再者如果申请人是在收到难民被拒以后才结婚的话,就要准备被移民官百般刁难,而他们的理据是新政策赋予的,即申请人千方百计要移民加拿大。

如果担保人当初是用结婚移民这个途径来到加拿大,而他的背景 (例如: 教育水平,语文能力,生活圈子等等) 和申请人是格格不入的话,要面试的机会也同时大大提高。


17. 本地申请已转 Local 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很明显你最初提供的材料未能说服移民官两人关系的真实性,因为 CPC-M 纯粹是文件处理中心,不处理面试,他们就将你的个案转到你居住附近的移民部办事处跟进。  你要心理上准备第一年只是空等待, 然后才收到  Local office 通知你补材料的书信,你收到补材料的信之后,就应该很认真地去跟进,把握最后的黄金机会,希望赢取 AIP,那么以后就会相对来说比较顺利了。如果赢不了 AIP,你就要去面试了。

以上可见,如果两人的关系是真实的,却首先要被 CPC-M 将案件转到 Local,继而补了材料,也赢不了 AIP,很明显就是申请人要负全责,是自己闯的祸,只能怪自己马虎做事,或所托非人了。

当你一收到 CPC-M 通知案子要转 Local 的时候,你要当机立断决定是等,或者撤回来,从新海外申请。当然如果申请人是在加拿大有合法的身份,这就很容易考虑了,因为他/她就算把案件撤回来,仍然可以留在加拿大而提交海外申请。

相反,如果申请人已经黑下来,他/她是否应该考虑撤案呢? 这样考虑点就复杂得多,例如要考虑材料的充实性,两个人的家庭和事业计划。 再者,如果申请人曾经申请过难民,有驱逐令在案,就算海外赢了申请个案,也要申请部长特许令 (ARC) 才可以返回加拿大。这一类的申请人适宜听取专业的法律意见,决定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18. 什么是 ARC (Authorization to Return to Canada)?

当一个人无论在任何情况之下被移民部用 Deportation Order 驱逐出加境,将来要回来加拿大做为永久居民或旅客,除了符合相关要求以外,要进一步得到移民部长的特许令,这个特许令就是 ARC。

理论上,这一类的申请人可以以不同的理由希望再次来加拿大,例如旅游,工作或上学甚至移民。但实际上,除非是建基于移民的申请,例如结婚团聚,成功率是微乎其微的。 理由很简单,因为申请人有不良记录在案,怪不得移民官带有色眼睛来处理这一类申请人的个案。

如果这一类型背景的申请人的配偶移民申请成功,就值得启动这个 ARC 申请程序了。

ARC 的申请策略不外乎是博取移民官的同情,批准在中国的申请人来加拿大与配偶团聚,建家立业。强烈建议这一类的申请人要求在加方配偶的国会议员伸出援手,这样做,ARC 的审批就半功倍了!  ARC 的审批时间不少于半年,申请人是急不来的。


19. ARC 的样本可以让我们看吗?

ARC

20。 有 "争议性" 的本地申请已转 Local 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争议性” 所指的是什么,申请人比任何人更加清楚!

如果你的案子被转到了 Local,你的第一号敌人,未必是移民官,反而是你自己存的侥幸心理。由于移民部严打做假,如果你不把握时间撤案,你将会惹上一系列的官非,在浪费了大量的时间,金钱和精力之后,轻则被 CBSA 递解出境,重则 CBSA 将案件转交律政处,刑事起诉。如果入了刑事罪,要先在加拿大服了刑期之后,再被CBSA 递解出境。 同样的,这一类的申请人适宜听取专业的法律意见,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