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g Wong & Associates
实事求是 按部就班


辨公室地址

加拿大黄国为移民法律事务所
Ling Wong & Associates
3790 Victoria Park Avenue,
Suite 102
Toronto,Ontario, Canada
M2H 3H7
( 与Gordon Baker Rd. 西北角)
电话:416-800-5000
传真:905-489-2847
网上咨询:点击咨询
电邮联络:
会客时間:星期一至五,早上 11:00 a.m. 至晚上 6:00 p.m,公众假期除外。

订阅

Thursday, 15th November 2018
10:11:38pm

31. 我们已经有小孩了,是否一定会通过呢?

只可以说,有了小孩确实对你的个案有帮助,但是这个逻辑切忌倒过来理解还有应用,换个说法,不要为了案子,特意去要一个小孩,因为事实上有小孩而仍然被拒签的个案是存在的。 我们给大家的建议是一切顺其自然,过分的做作,就算是平常人都很容易看得出,何况是眼光锐利的移民官呢!


32. 老公担保我的本地申请正在审批中,但是最近他行为粗暴,诸多 “不合理的需索”,他说如果我不就范,就会取消担保,让我被驱逐出境,我是否就是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呢?

首先大家对加拿大的制度要有信心。移民部在制定家庭团聚移民申请这个项目的时候,也有考虑到申请人有可能遭遇以上的情况。

以上的情况是比较极端的,如果申请人 (是指妳,不是你老公) 能够提出有说服力的证明,就算担保人 (指你的老公)  真的主动做出一些破坏性的事情,包括撤消担保,你的申请还是可以被继续受理的。重复一点,要在很极端的情况之下,移民部才会行使酌情权。申请人切忌自己制做一个 “悲剧”,试图走捷径,因为如果 “计划” 失败,随时惹上报假案的官非。


33. 结婚团聚移民申请体检是什么时候做的?

这一类的移民申请不论是递交境内还是境外,身体检查是跟随个案申请一起递交给移民部的。

当然如果你有意或无意地错过了在递交申请时,将体检表一同递交上去这个时机的话,移民部将会迟些时要求你补交。但这意味着你整个个案的审批时间就添加了可以避免的延误。

或者你会问,体检有效期是一年,如果你的个案有延误,岂不是要重新检验吗!  凭处理大量成功案例可以告诉你,如果你的案件是资料充实,整理妥当的话,不论境内还是境外的申请,审批延误引致你要重新体检的发生机率十分之低。再者,如果你对你的个案真的缺乏信心,你要担心的不是体检会不会过期,而是案子能不能赢!

 

34. 终于等到 AIP 了,怎样申请 OWP?

你收到的 AIP 通知信,就与 LMO 的功能一样,用来支持你的工签申请。

话说回头,本地申请的个案,移民部是鼓励申请人在递交申请的时候,同时间交上工签的申请。当然这个工签的申请是会被暂时搁置下来,等到 AIP 才会签发。换句话说,如果申请人一开始就有递交工签的申请在案,移民官批  AIP 同时就会自动签发工签。对于申请人来说,省下的时间可不少呢!


35. 听说移民部打假力很强,黄先生可否评论一下?

不少人希望利用 “结婚” 这个方法取得加国移民身份,是不争的事实。 大约在 2008 年左右开始,CBSA 已经得到政府的额外拨款去打假,也即是 “Project Honeymoon” “蜜月行动” 的开始。 他们第一阶段要针对的,就是在境内的申请个案, 那些个案可以是由处理中心或者转到 Local 之后,由于经手的移民官觉得有可疑,就转介给 CBSA 来跟进调查。

至于 CBSA 是怎样去跟进,当然是高度秘密了。那么为什么要针对境内的申请个案,而不是境外的呢? 原因其实十分明显,因为境内的申请不论结婚还是同居关系,担保人和申请人理应一起生活的,不是吗?  如果是真实的关系当然没有问题,否则的话,调查人员的跟踪及家访就很容易揭穿做假的个案。 这一类的追踪调查就算申请人赢了 AIP 的 OWP 之后,一样有可能发生。

更有个别的案件移民部是采用 “请君入瓮” 策略,要求申请人去 local office 面试,在面试中的一问一答,就变成官方记录,把所有作假的谎言记录在案。面试完毕之后, CBSA 的调查人员就会在移民局门口拿人。

经过追踪调查或家访被揭发作假的申请人,要么被要求去 CBSA 定期报到,要么被当场扣押扣留,等待保释出来,被怀疑作假的申请人最后会被转介到 Immigration Division 开庭,给他一个自辩的机会。 如果输了,就会收到驱逐令。 理论上,申请人可以去联邦法院上诉,要求司法复核,推翻 Immigration Division 的原判。

2010 年的下半年开始,CBSA 的 这个行动伸展至已经过 “结婚” 成功拿下移民身份的人,这就是俗称的 “秋后算账”。 被锁定的目标人物会先收到 CBSA 的先礼后兵信件,被要求去 6900 Airport Road 见面,其实这只不过是一个程序而已,原意是给目标人物一个解释的机会,但现实却未必是这样,因为 CBSA 是执法的机构,目标人物能够成功满足 CBSA 官员的怀疑,进而 close file 的,是少之又少,绝大多数结果都是要去 Immigration Division 开庭。

由于以上的目标人物已经有移民身份,就算他们上庭输了官司,收到驱逐令,但是他们的上诉途径就是去 IAD。这一类上诉的排期,动不动就是一年或者更长的时间,而这一类官司最有效的抗辩策略,就是以 H&C 人道立场博取同情。

其实除了 CBSA 有权转介拥有移民身份的人去 Immigration Division 开庭之外,CIC 也拥有这个权力。如果被锁定的目标是由 CIC 跟进的话,local office 的先礼后兵行动,很多时候是要求书面的回答,这可算是 “不幸中的大幸”,因为目标人物就会有更多点时间去准备材料,甚至向专业人士求救。如果提供的文件证供能够满足 CIC 官员,个案就 close file。  黄先生处理过不少这一类的个案,也成功替他们脱了险。

letter1letter2


36. 我们的案子是境内递表的,第一阶段的等待时间远远超于移民部网站上公布的数据,是出了什么乱子呢?

 

37. 我与前夫有个小孩,离婚的时候抚养权判了给他,我现在的加籍丈夫想担保我移民,我可否加上小孩一起移民?

38. 我的学签 5 年前已经过期了,之后一直做黑工,在职场上认识了现在的加籍太太,这段打黑工的经历应否上报移民部呢?报或不报,有什么好处或坏处呢?

39. 我的加籍同居男友想担保我移民,我们看过这个项目对担保人的要求,他不能够完全符合担保人的要求,有什么转弯的余地呢?

40. 随行的未成年子女是否一定一定不可以结婚呢?有什么转弯的余地呢?